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网址_www.55402.com
做最好的网站
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 > 风俗习惯 > 正文

“一分钟签20多本书不可能”?于丹绝无水分

时间:2020-02-01 18:57来源:风俗习惯
说到梁文道,个人不怎么了解,听说这个名字是在《锵锵三人行》节目里,那么他关于阅读有什么心得呢?下文看看他的观点思考 很多读者都对我选书的范围很有兴趣。因为面对大众讲

说到梁文道,个人不怎么了解,听说这个名字是在《锵锵三人行》节目里,那么他关于阅读有什么心得呢?下文看看他的观点思考


很多读者都对我选书的范围很有兴趣。因为面对大众讲书,所以我选书往往有特别的考虑。诚然,好书那么多,值得谈的事那么多,我们怎么可能把所有市面上大家看到的、有意思的、值得注意的书都一一介绍一遍呢?

■主持人的话

之前一个很好玩的读者说,梁文道,你是一个文痞!他认为我介绍的书总是偏向人文性,没有介绍什么科普书籍。谈谈我个人对“文痞”这个称呼的理解,并不是一个人不读科学类书籍就会变文痞,文痞似乎是说一个人既是文人又是个痞子,当然,倘若从这个角度说我是个文痞,也是很正确的。

在昨天开幕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百家讲坛》“红人”于丹也来到由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组织的书稿版权交易会中。她面对媒体,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之前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举行的签售中,所签售的12600册确属真实数字。同时,针对当下对经典恶搞的现象,她认为应以宽容心态看待,“恶搞从思维方式来看不无可取之处。”

一下午卖了11000多册,《于丹〈论语〉心得》的销量远远超过了人气教授易中天。于丹从文化经典《论语》中演绎出人生哲理、处世之道来给读者尤其是工作压力巨大的年轻人煲以“心灵鸡汤”,难怪读者要欲罢不能了。先前的《品三国》引发了“三国热”,80后女孩的古诗词赏析成了畅销书。听了于丹,大家都想买本《论语》,重新认识中国典籍的强大力量。你有没有成为眼下流行的通俗版《三国》和《论语》的粉丝?用通俗来包装经典,达到普及的目的,这样的模式你会追随吗?

  其实我非常想多介绍一点跟科学有关的书,比如做一些专题,介绍物理学最新的理论发展。理论往往是很艰深的东西,但又非常有趣。可惜我发现介绍这样的东西有时候对我自己、对观众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战。怎么可能用很短的时间讲得让大家都明白或者至少看完后能有点意见,的确很有难度,我会尽量改善。

“红人”于丹潇洒出场

恶搞善搞要区别对待

 关于选书的问题,一些读者会期望我走“更高雅的”路线,比如有一个读者说:“哎呀,天呐,我今天看到文道居然在讲于丹,你怎么会讲于丹呢?!”有这样的吃惊似乎是因为于丹火了、红了,非常畅销了,所以大家觉得我们不应该再谈她了,因为这是很“通俗”的东西。我曾经说过,有些畅销书,像《于丹<论语>心得》,无论是节目、光碟还是书,我都挺喜欢,尽管我并非完全同意她的做法或说法,但我依旧觉得她做的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这本书现在卖了700万本不止,意味着她能让700万人里面至少有一万人愿意就此把《论语》拿出来好好看一看,这难道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吗?

现场:“感觉像是在说书场里”

□小斌 30岁 公司职员

  喜欢读书的人常常容易有一种情绪,用我的朋友台湾出版家詹宏志先生的话来说,叫“人文沙文主义”。所谓“人文沙文主义”是有一种知识分子、文人、读书人、学者,他们认为只有符合他们心目中某种理念、某种理想、某种品位的好书才是真正的好书,比如有人说在书城或读书杂志上看到的那些书才是好书,而对一般大众看的那些书会很瞧不起,会不屑一顾,像蔡志忠漫画《庄子》或是随便一本育婴指南,以及任何一个书店都有一大堆的实用性通俗读物等等。甚至会觉得不止写这些书的人我看不起,连看这些书、买这些书的人通通看不起。我们有时候可能会怨怪为什么一个人跑去看于丹的《论语》心得,而不去看杨伯峻的《论语译注》呢?

昨天,由于于丹的出现,现场很快聚起很多围观的人群。于丹口才极佳,常常是一个问题能滔滔不绝讲上十分钟。

都说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这种说法不重过程只在结果,放在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上是不合适的。对于经典,眼下出现了很多恶搞版本,比如说网络上流行一时的《欢乐三国志》,为很多白领追捧,蔡康永、侯文似是而非的评书,我看更像是搞笑的对口相声。虽然也很通俗,虽然也能在一定程度起到普及经典的作用,但我还是对其持保留态度。

  

由于场地座位有限,很多人只能站着听她说话,到了活动最后,甚至站着的比坐着的还多。看到这么多人,于丹的兴致也越来越高。开始是坐着讲,后来为了与大多数读者保持同样站立的状态,她也站起来。她笑称,自己感觉像是在说书场子里,“觉得有意思的,大家就站一站。”

相对于一般意义上的经典,《品三国》已经够胆大的了,他把经典名着不仅变成了通俗小说,而且还抓住机会着实发挥了一把,为奸人正名,给英雄揭短,颠覆了我们对三国人物固有的认识。相对于正经八百的经典,我姑且也把《品三国》、《揭秘红楼梦》、《论语心得》等等也列入“搞一族”,不过那是一种善意的搞,是一种也成一家之言对人有启发的一种搞。这种给经典换上通俗包装的“善搞”我觉得是有益的。

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一个人,他看不懂任何更深入的学术著作,他只看于丹的书,只看易中天的书,这既不是一种错误,更不是不道德,这很可能只是一种不幸。读书读得越多,越发现真正要读懂我们心目中所谓的经典名著,你可能要有一点运气。比如你要生长在一个不错的家庭,有挺好的家庭教育,小学、中学都受到不错的教育,而且前提是你有受教育的机会。你慢慢走过这样一条幸运的轨迹,透过教育的养成培养出一种阅读的能力,这种能力帮助你读到很多人没办法读进去的书。这时候你可以回过头,看看那些在看很浅、很通俗书的人,你会觉得他们鄙俗吗?不是,他们很可能只是不幸,他们不具备这种阅读能力,即便不具备,也要鼓励他们读下去,倘若他不能一上来就读《论语译注》,当然是读于丹。

回应:“签售数字绝无水分”

恶搞版,就像是很多低级导演没了题材就去拍历史剧一样,不管把历史拍得千疮百孔,只要有市场就行。由蔡先生和侯先生开口讲的三国评书,一开口就

  

上个月,于丹为新书《论语心得》举行了签售。据报道,从下午1时至晚上10时10分,她共签出12600册。此消息在出版圈和媒体圈引起一些争议,很多人认为,一分钟签20多本书是不可能的,签售数字可能有水分。

< 1 > < 2 >

每回走进书店,看到那些读者,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如今在我们这个时代,要娱乐有太多选择了,而一个人居然跑去看书,表明他不只是抱着娱乐的目的,更是想提升自己。任何一本书被一个读者拿起来的时候,他心底都有一种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欲望,就是我要改变自己,要提升自己,这是一个很伟大也很卑微的欲望。一个人从来没听过没看过《论语》,今天他拿起了《于丹<论语>心得》看的时候,你能够体会他那种又卑微又伟大的欲望吗?作为一个读书人,为什么不能欣赏他呢?

在活动现场,有人当面对于丹提出了这个疑问。对此,于丹肯定地告诉大家:“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当天的销售数字绝对真实。”她说,“有人说我那天签售累得‘半残’,实际上我基本是‘全残’。从下午一点开始,我右手一直在拿着笔签名,用左手跟读者握手,就连喝水都是出版社的人拿着杯子‘喂’的。到了后来已经拿不住笔,出版社看我实在坚持不住,把我架到卫生间,休息了两分钟。”

  

< 1 > < 2 >

就算一个人看的不是《于丹<论语>心得》,而是育婴指南这类专门教人怎么养小孩的书,难道这就是不重要的阅读吗?当然不是。想想看,这世上的父母有多少人懂得如何做父母?一对大学教授结婚了,不表示他们就会把孩子教得好、教得懂。或许这对大学教授平常都看很艰深、很高雅的书,而眼下他们就需要一本写得很好的育婴指南,告诉他怎样照顾好自己的小孩,教好自己的小孩。如果所有的父母都能够看到一本非常好的育婴指南,并且依此把他们的孩子养好、教好,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就会有很多快乐健康又善良的小孩,那么,你会不会觉得这本育婴指南也是很了不起的书呢?

  

我并不是说一本育婴指南会比《史记》伟大,我们有标准,有品位的判断,但是读书到了最后,是为了要让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这个世界有多复杂。世界有多复杂,书就有多复杂,人有多少种,书就有多少种。

编辑:风俗习惯 本文来源:“一分钟签20多本书不可能”?于丹绝无水分

关键词: